关于生活

我喜欢两位写手,一位在微博,一位就是老九,这两天都发了游记。读完觉得游记里字与字之间写满了【何苦来的】以及【真香】。喜欢就是喜欢~菇凉们的灵气,啧啧啧,写作天赋,啧啧啧,体力,啧啧啧,胃口,啧啧啧……

酒家老九:

有一年清明,我本着当代大学生没有假期制造假期也要放的吃苦精神,含泪忍痛翘课,和一帮如果不开口说话你几乎看不出他们是智障的好友从北京出发,踏上了去往长沙的旅程。

如果你以为我接下来要讲的是长沙的麻仁奶糖浏阳茴饼糯米粽子芙蓉三鲜火锅有多么好吃,那么你错了,因为以上小吃这些我一样都没有吃过,是我百度的。

在我们摸黑抵达长沙机场的当晚,我们看着入夜依然灯火璀璨的街市,听着耳边欢乐轻快的长沙话,闻着一整条小吃街弥漫着的辛辣咸香,我们仿佛听到了使命在召唤,当即福至心灵,做出了一个乍一听有理有据,仔细想来脑瘫恢复期的决定——在第二天早上立刻启程,去张家界。

当时的我被大都市的繁华迷了眼,完全没有发现这个提议有任何不妥,更无从知晓我千年等一回等一回唉哎的奇幻旅程即将由此开启。

登山的过程乏善可陈,无非就是挤,很挤,非常挤。由于我们不是在节假日出游,所以漫山遍野的旅伴并不是年轻人,而是一个个夕阳红旅行团。大家都知道张家界里面有几座峰是很险的,石阶也很陡峭,我们不得不相互搀扶着才能勉强溜着边儿走,而反观我们身边的夕阳红团队,则充分体现了“我走过的路比你们吃过的盐还多”这一真理,脚底生风,走得仿佛盖中盖签约代言人,一口气翻五座山不费劲儿,就连石阶上湿滑的青苔也视之为无物。

鲁迅就曾说过:“真正身体硬朗的老年人从来不惧滑倒,只要他们身边有可以随手抓取的年轻人。”在我第五次被身边路过的大爷大妈因脚步飞快导致身形不稳,继而一个漂亮的猛虎回头抓在手里后,我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胳膊是不是被薅得生疼,脑海中只回荡着宫宝森先生临终前的那句话:“老猿挂印的关隘,在回头。”

如果早知道年迈的武林高手尚保有如此惊天胆识和深厚掌力,我何苦不回头。

但身为一名荣誉东北人,我对自己说,大过节的,来都来了,若人生无悔那该多无趣啊。

我选择继续登山。

山顶的风景确实是很壮丽。我踮起脚尖越过无数脑袋看到了层峦叠嶂,流云似锦,山雾回转在浓绿林间,犹如青山披纱,误入天上白玉京。

 

就在我觉得上山的疲惫已被眼前美景一扫而空时,我竟忘记了还有下山这一回事,也忘记了我还有一群除却智商,外貌几乎与正常人无异的伙伴。

 

下山路上天公不作美,飘起了小雨,由于我们已经错过了搭乘缆车下山的地点,所以我们几个人进行了第一次讨论。我和另外一个朋友表示最好能按原路返回,去乘缆车,但除我俩之外的其余人都表示雨势还小,而且可以看山景,别有乐趣,不如还是走路下山吧。

我们从幼年时就时常被教导,遇到困难时可以看看身边的朋友,小时候我不懂,现在我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

遇到困难的时候多看看你身边陪伴你的朋友,你就会发现,冤有头债有主,多半这些困难就是他们害的。

在这里我还是不建议大家雨天登山或下山的,因为确实很危险,但好在那天的雨一直不大,石板路也只是有点湿滑,除了走着比较费劲,也没有什么别的障碍。

约摸着到半山腰的位置有一块可供休息的空地,而这块空地的一角坐着一个举牌算命的。

现在想起来,每一件跌宕起伏的故事都有其命运转折的一刻。

而这个算命的,大抵就是上帝在关门时用来反复挤压我脑壳的那扇门。我们一帮高举社会主义无神论者旗帜的大好青年在反复商议后决定,这个钱不能花。

而那个算命的则对我们微微一笑,还说有缘再见。

休息够了之后,我们接着往山下走,这个时候的我体力已经是完全透支的了。我感觉自己就像苦情剧的女主,这漫天的小雨就是我眼里的泪,可能当初小美人鱼走在陆地上都没有我现在痛苦,毕竟她走向的是王子,而我走向的是唱着天路的韩红。

正当我头晕眼花之际,我们忽然发现了一个相当严重的问题。

我们的队伍里少了一个人。

对,我的一个伙伴不知从什么时候不见了踪影。在手机完全没有信号的下雨的山里,我们把一个大活人给丢了。

只能原路返回找人,也就是再登一遍山。

就这样,我们又一次经过了那个大平台,并且再一次遇见了那个算命的。后来证明这件事纯属一个巧合,但我也不由得感慨,真的,同志们,这么多小说电视剧看下来还没总结经验教训吗,一定要善待身边每一个算命的,那一定是一个触发关键剧情的NPC。信我。

在来回找了近一个小时后,我们终于来到了一个有手机信号的地方,发现这个失踪的朋友二十多分钟前在群里发消息说他找到一条下山的近路,并且配图一张他在景点出口小吃摊嗦粉的自拍。

我脑中又一次回想起宫宝森先生临终前的那句话:“老猿挂印的关隘,在回头。”

我,又不是马三。

我,为什么不回头。

但好在人没事,接下来只要我们也下山汇合就可以了。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精疲力尽了,我们趁着有信号,打开地图定位了一下自己现在的距离和景点出口的距离,显示一公里。

一公里,可以接受的距离,我心里还有点儿小窃喜,想着嘿嘿嘿总算快要走到地方了。

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地图的定位是直线距离。

而我,并不是穿山甲。

 

张家界之行结束后,我们又逛了凤凰,因为要坐飞机回北京,最终还是回到长沙。

其实想想,人生大概也就是这样吧。

你以为最后我会说,人生就是一场纵然期间有起起落落,但总归会兜兜转转回到起点的旅程吗?

不。

 

那天晚上,我们在长沙街头的路边摊喝酒吃小龙虾,风是凉的,每个人都累得腿肚子攥筋,但是每个人都笑得很大声。

这一刻才是人生。

 

我永远爱长沙的小龙虾。


评论(1)
热度(727)

© 沉醉不起 | Powered by LOFTER